在册国际级“土哨”回国驰援 中超、足协杯决赛不用“洋哨”

  按照计划,中超联赛第2阶段赛事将于12月12日至明年1月4日分别在苏州、广州赛区进行。受疫情等因素影响,中国足协、中足联筹备组放弃邀请外籍(非中国足协会籍)裁判员来华执法中超、超甲附加赛及足协杯决赛等重大赛事。“洋哨”缺席全季国内足坛赛事执法,这在近11个赛季里,还属首次。

  随着国足结束本月12强赛两轮赛事征程并重返国内,中超联赛第2阶段也步入开赛倒计时。近期,由中国足协、中足联筹备组组成的工作组成员将陆续进驻苏州(保级组)、广州(争冠组)两大赛区。按惯例,参与执法本阶段赛事的裁判员也应于开赛前至少3天就进驻各赛区。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获悉,参与中超第2阶段、足协杯决赛、超甲附加赛的裁判员将清一色为本土裁判员。过去半年多时间里,连续在境外,分别参与亚冠联赛、东京奥运会、卡塔尔世预赛亚洲区12强赛、U23亚洲杯预选赛及女足俱乐部锦标赛执法工作的5名中国足协在册国际级裁判员马宁、傅明、沈寅豪、曹奕、施翔已于本月23日由约旦安曼经阿联酋迪拜、荷兰阿姆斯特丹,返抵上海,并按规定接受隔离观察。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将与另一位参与此前境外执法工作、并提前回国的国际级裁判员张雷一同重返中超执法工作岗位。

  另一位现役中国足协在册国际级裁判员王迪作为裁判界专家此前随国足代表团一同前往阿联酋备战、参赛,并于18日随代表团一同返回国内。正常来说,他亦可以参与中超第2阶段执法工作。

  从中超联赛首阶段及足协杯正赛执法工作看,中国足协受多名本土国际级裁判员长期赴境外执法影响,将部分年轻裁判推上职业联赛执法工作的最前沿。但受经验缺失等因素影响,此类裁判员在具体执法工作中仍出现了比较明显的错、漏判,部分判罚还直接改变了比赛结果,从而一定程度影响了执法的公正与公平。现役国际级裁判员李海新首阶段中超“多轮连吹”背后,实际是当下本土优质裁判员的紧缺。

  由于中超第2阶段赛事事关保级、争冠等重大竞争利益,因此中国足协、中足联筹备组除确保赛事防疫、竞赛组织工作完备外,还需要在一些技术层面严格把握细节。裁判员的选派正是细节之一。

  截止到11月25日,中国足协与中足联筹备组并无邀请外籍(非中国足协会籍)裁判员执法中超、足协杯决赛及超甲附加赛的计划。而结合疫情当下及相关防疫政策等现实因素,邀请“洋哨”来华执法,至少在今年并不具备可操作性。

  2011年7月,来自中国香港的裁判员吴超觉顶替中国足协在册国家级裁判员郭宝龙执法中超第11轮陕西人和队主场与北京国安的比赛,这也是当年足球系列贪腐案发生后,非中国足协会籍裁判员首度执法中超。此后,中国足协连年邀请外籍裁判员来华执法联赛、杯赛等重大比赛。直到2016赛季初,随着原国际裁判员刘虎出任裁判办主任,协会才一度暂停聘用“洋哨”的步子,从而着力培养本土有潜质年轻裁判员,但此举仍无法避免重大错、漏判的此起彼伏。在俱乐部及舆论压力“夹击”下,中国足协不得不邀请外籍裁判来华执法当季足协杯决赛。此后,外籍裁判时隔近两个赛季重现中超执法舞台——在2017赛季中超联赛第27轮角逐中,曾执法过2016年欧洲杯决赛的瑞典名哨埃里克森、法国名哨托尼分别执法了当轮天津权健VS山东鲁能、上海申花VS天津亿利两场事关保级的关键战。此后几个赛季里,外籍裁判员重新成为国内职业足坛重大赛事执法舞台的常客。即便是上个赛季,中超联赛受疫情影响,赛制被修改、赛程被大幅缩减,但为确保执法公平与公正,中国足协还是特邀两名韩国籍主裁来华执法了多场比赛(包括超甲升降级附加赛)。

  由此可见,本赛季中超联赛虽然受疫情及国家队备战影响,赛程比较分散,部分俱乐部受各自财务危机困扰面临运营的困难,但各俱乐部对于公平竞赛诉求不曾打折,这实际也给余下赛事执法工作提出了严格要求。幸运的是,在马宁、傅明、沈寅豪、王迪等在册国际裁判员相继“归队”后,赛事组织方有关联赛、杯赛裁判员指派工作的压力能够有所缓解。这些裁判只要顺利解除隔离,都将会被指派到各重大赛事的执法现场。

  文/北京青年报记者 肖赧

  编辑/张颖川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新浪网联系。

权利保护声明页/Notice to Right Holders

我要反馈

Related Posts